故乡的年

来源: 国际二部 Elena      发布时间:2017-3-8 16:19:46

我家坐落于大别山区其中一个山旮旯的村庄里,民风淳朴,景色宜人。越是长大回家的次数越少,但这人这景却总是难以忘怀,一年到头最为期盼事便是“回家过年”。
    说到过年,除了常规的放鞭炮、穿新衣、看春晚,我们这里最具特色的就是“剁肉糕”了。肉糕是我家乡每家每户过年必不可少的东西,也只有过年的时候才能吃到地地道道的正宗肉糕了。新鲜的猪肉挑瘦肉手工剁成肉末,几斤的鲢鱼剃骨挑刺将鱼肉剁的碎碎的和猪肉混合,和上葛粉搅成糊状上蒸笼蒸上两个小时,新鲜的肉糕便出炉了。剁肉糕说起来几句话的事,做起来很不简单,因此平常没有人家愿意费力,除非有喜事。
    新鲜的肉糕出炉了,第一件事并不是吃。首先便是切,切肉糕也是有讲究的,第一刀肯定是由肉糕师傅掌刀。井盖儿那么大的一块肉糕,横一刀竖一刀切成四份,一份我们称其为“一个牙子”’。切完了第一件事也并不是吃,而是放一小块到灶头,要供灶神。若是不懂事的姑娘少年开了第一刀或是动了第一块,势必要遭全家人的讨伐。
    其次就是年饭的吃法。为了避免浪费,我们会在一年的最后两天在叔叔伯伯家轮流吃年饭,一家吃一天,最主要的却是一天之中的早饭。天将将亮的时候我们便要进行吃年饭的“仪式”了。
     第一件事,为了表示小辈对先辈们的惦念,要“供祖佬儿”。将盛好的饭菜放到客厅桌子上,然后放鞭炮,烧纸,点蜡烛。为了让先辈们庇佑我们这些子子孙孙,还得对着上座磕头。这一项“仪式”完成之后才是年饭的正式开始。
    鞭炮声响,关上大门,开着灯,一大家子十几口人围在一起主妇们清早起床为全家准备的年饭。喝着饮料,聊着天,这一年的酸甜苦辣也接近尾声;随着压岁钱的发放,大人们的期望也在提醒着孩子们“新的一年终究还是要努力的!”当然,还有一位是不能忘的:我家的狗。
    农村的狗和城里的不一样,农村几乎没有宠物狗,多的是看家狗。而他们,从来不会和主人同桌吃饭,但年饭它们也是免不了的。每年我们吃年饭的时候,妈妈也总会给它们准备年饭:肉汤和着饭菜,倒点白酒,跟它聊两句——“嘱咐狗子过年”。
    大年三十,辞旧迎新,贴上春联,穿上新衣,看春晚,等钟声。对于别的地方旧的一年几乎已经结束了,我们却还有一件传统而重要的事情——拜神。在新年钟声响起之前去庙里烧香拜佛。全村每家每户都会有一个或者是几个代表代表全家去“新庙”祈福。这一晚,庙里人潮涌动,灯火不断,是一年里香火最为鼎盛的时分。拜完佛,回家吃完宵夜,等待第二天拜年。
    拜年也是家乡的特色之一。大年初一,每家每户的串门子,“讨”零食。
大人领着小孩,人手一个塑料袋去垸里贺新年,每到一家,主人便会拿出提前准备的零食当作回礼。古人说,吃百家饭的孩子好养活。这种风俗可能就是为了能让各家的孩子都吃着百家饭吧。
    小时候的年味最为浓郁,随着现代人越来越追求简便,家乡的年也越来越简便了,但过年依旧是所有人的期盼,年味永远是最迷人的“味道”。